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奴之路
女奴之路
辉:山西一个普通职工的孩子,23岁。2003年考上了大学后来到了这个繁华的城市。虽然父母紧衣缩食地供养他,可他却丝毫不体会父母的辛酸,整天泡在网吧打游戏上网。故事开始的时候,他刚因为好几门课不及格而留了级
  红姐:真名杨红,42岁。和那个找上发廊小姐的丈夫离婚已经10年了。
  在前不久,她上班的那家国有纺织厂终于倒闭了,她这个党委副书记也和几千个职工一样,成了下岗的职工。长期从事政工工作的她一下都无法再找到一个能养活自己和正打算考大学的女儿的工作。
  叶倩:杨红的女儿,18岁。某重点中学高三班的班长,校三好学生。同时遗传了母亲高佻身材的她也是学校里最引起男生注意的校花。
  红姐:“通宵10元!”柜台里那个小姑娘懒洋洋地,连看我都不看一眼,一边迅速地登记着我的身份证,一边还在贪婪地吃着包零食。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网吧上网,一进门,封闭场所里浓重的香烟味道和霉味就几乎令我窒息。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可在这里上网打游戏的人还真不少,不少看上去还是半大孩子的男孩子大唿小叫地玩着CS,吵闹的声音让人头都疼了。
  很快,那小女孩将我身份证和张上网卡扔了过来。我环顾了下大厅,好不容易看到在厕所旁有个僻静的位置,说实话,我一个40多岁的单身中年妇女,深夜来到这样个网吧上网,自己都觉得全身不自在。
  网吧的电脑很破旧,开机都用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登陆了QQ,那个男孩子的头像已经迫不及待地跳动起来了。“贱货,这么长时间了,磨蹭什么啊?!”
  电脑屏幕上跳动的字符丝毫没有客气,我只觉得脸颊发烧,幸好旁边的座位上是空的。我急忙地回复道:“我已经到了那个网吧了,主人!”
  “贱货,害得主人等了你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想挨揍啊?!”
  “对不起,主人,奴已经是最快时间赶过来了呀!”其实,从答应来这里见他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我连化妆都是急匆匆的,可QQ里这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却蛮横地非要我向他道歉不可。“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主人,贱奴知道错了,请主人原谅贱奴!”无奈之下的我只好顺从了。
  “贱货,自己滚到主人这里来,穿过大厅,后面有排包厢,第六个位置!”
  看到他的命令,我忙不迭地关掉了电脑,往后张望,原来在我现在位置到大厅的另一头,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着排火车座,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包厢了。
  辉:这个女人看上去身材硕长,包裹在身白色连衣裙下的身体已经略显臃肿了,不过胸前那鼓鼓的两团肉团还是让我第一眼就有了兴趣。走近的时候,才看到她头发纹丝不乱地梳在脑后,挽了个精致的发髻,除了鬓角有着几茎白丝外,还算是乌黑浓密。略显方正的脸庞,颧骨挺高,嘴唇红润而丰满,象她这样年龄的女人,脸上皮肤当然已经不会细腻了,不过那几许皱纹和淡淡的褐色雀斑倒也不算让人觉得她老态。或许她年轻时候还算是个漂亮女人,如今的风韵客气点讲,还是有点熟透女人的味道。不过,看着她走路那优雅的姿势和端庄娴静的神态,真想不出她竟然会那么犯贱。
  她是昨天晚上我在一个SM聊天室认识的,几乎没怎么多费口舌,她就承认她内心里一直有着被虐待和被羞辱的渴望,可却一直没机会实现。一般在网络上女人都是很矜持的,恰巧我昨天又在忙着玩游戏,于是有搭没搭地都没怎么搭理她,没想到越是这样,那女人越是犯贱,知到了深夜12点多的时候,我才打着哈欠用文字指挥她自己虐待了番自己。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到了凌晨,这个女人竟然主动提出要和我见面了,说实话,我喜欢SM这么长时间,却一直是几乎用尽所有手段都难以让网络上发浪的那些女人现实来和我玩一次,害得我今天一整天都对这个女人的承诺感到心神不宁。
  红姐:包厢里那个年轻男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迎面就闻到股难闻的香烟和几天没洗澡男人身上的油腻味道。戴着副眼镜的他却没有让人有斯文的感觉,脸上疙疙瘩瘩的青春痘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向上翻起的嘴唇使他显得很粗鲁,而那放肆不怀好意地看着我的眼光和神态更让我有着股转身想走的感觉。这就是我第一次真实见到网上认识的人吗?!
  辉:我见到那个女人站在卡座口,看得出她眼中的仿徨和不安。" 你磨蹭什么呢?!" 有时候,果断的行动胜过无用的言语。我勐然站起身,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她还想挣扎退缩,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她了。女人孤弱无助地四下求救似地张望着,嘴唇蠕动了下,但却没出声。我抓住了她裸露在短袖连衣裙外的手臂,虽然皮肤是有点松弛了,可抓在手里的感觉很柔软,同时她那同样软绵绵的身体贴近我身体的感觉和她身上那股甜甜的女性特有的发香和体香让我下体一下膨胀起来。我把她半跌半撞地连拉带拽地拖进了卡座,等到我把她按在靠墙那边的沙发上时,她软弱地扭动了下身体,起先还低垂的头微微仰起,对我露出的眼神中明显地透露出求饶哀恳的意思。
  红姐: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粗鲁野蛮。粗暴的动作和几乎无法抗拒的异性力量让我都不知所措了。我本能地想抵抗,可当我的手接触到他那硬邦邦的手臂时,我发现以我的力量对抗他几乎是完全徒劳的。当然,我也可以选择高声喊叫,只要一张嘴,我知道立刻这一切就会结束,可我却真的如同在做梦一样,怎么都醒不过来了。
  辉:其实我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真正这样近距离接触一个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比我妈都年纪大,可到底是大城市的。来这里都快3年多了,有时候看到路上来往的这么多衣着时鲜,打扮艳丽却丝毫不正眼看我一眼的都市女性,我这个来自内地的大学生从自惭形秽到有了股莫名的愤憎。而此刻,被我摁在墙角的这个中年女人彻底将我压抑了23年的火山给激发出来了。不过心理上的冲动和实际行为还是有着区别,毕竟几分钟前,我和她还是个陌生人。说句心里话,我还是有点紧张,可蜷缩在那里的她却已经开始发抖了。触目所见,尤其刺眼的是那两团微微颤动的肉团。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使我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手压了过去。
  触手所及,很软的感觉。才揉搓了几下,面前那个女人的神情就从极不情愿到露出股奇怪怪异的样子。俗话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网上看了这么多毛片和SM电影,我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模仿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红姐:12年了,包括离婚前的两年,我的身体就没有再接触过男人。我也是个人啊,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虽然他的动作笨拙而粗暴,虽然隔着乳罩和连衣裙,可毕竟那是双异性的手在我女人敏感的部位放肆地驰骋。我一下觉得脑海里成了一片空白,全身的肌肉都如同瘫痪一般,酥软了下去。他弄得我有点疼,可我别说是抵抗,连求饶的勇气都没有了。
  忽然一下,他又紧紧把我抱住,他力气真大,身体硬硬的,抱得我几乎连唿吸都停止了,这下彻底让我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12年的空白使我丧失了所有的理智。
  他就这样紧抱着我,而且总有只手在我身上肆意地抚摩,我被他弄得唿吸从窒息到急促,周身的热量在此时仿佛都倾泻出来了。
  当一股烟臭味压向我嘴唇的时候,就如同一剂清凉剂,我丧失的理智和意识忽然又回来了。天,他大概还没有我一半大,又是刚见到的。本能的反应使我立刻紧闭上嘴唇,头开始扭来扭去地回避那散发着股大概没刷过牙和香烟混合恶心味道的嘴。
  几番的抵抗大概让他感到了恼怒,我忽然觉得脑后头发一紧,头刚往后一仰之际,一个耳巴子就火辣辣地打在了我的脸上。顿时,我的眼眶中润出了泪水,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耳光啊!
  辉:打她耳光的时候,我连想都没想。可看到她眼睛中的泪水,我不由得有点害怕了。现实生活中如果这样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不过过了半晌,她却没进一步的反应,相反,我从她脸上读到的只有恐惧和懦弱。我从她脑后盘着的发髻下揪出几缕长发,绕在了我的手指上,很快她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这下更激发了我的虐待欲望,我感到自己的嘴角抽搐般微笑了下,甩手又是一个耳光,然后又是一下……红姐:头发被他抓得很疼,脸上一记记火辣辣的,疼痛还在其次,更多的是屈辱。他那本来就让人感到有点害怕的面容在我面前变得越来越狰狞了。我想喊,可声音却只是在舌头里打了个转又回去了,眼泪已经止不住淌了下来。
  “别……别打了……呜呜……”终于,我用极轻微的声音哀求道他,同时屈辱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辉:这是我见到她第一次听到她声音,略带嘶哑,富含磁性。她的眼泪和她的哀求让我有了股极大的征服后成就感,和我平时接触的生活迥然两异的征服过程使我几乎都难以自持了。
  她的舌头红润,一伸一缩的诱惑还让我等什么啊?我勐然地扑了过去,重重压在她身上,她非常驯顺地将自己的舌尖和我的缠绕在了一起。
  红姐:他大概从来没和女人接吻过,好几次牙齿都咬疼了我,可我不敢流露出稍许的不快,相反,在他的搂抱和抚弄下,我只能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来迎合他的趣味。刚才的那顿暴打非但使我在他面前失去了任何的反抗勇气,同时也将我刚才激发的生理欲望消磨去了大半。
  看得出,这个男孩没接触过女人,我忽然真后悔自己的冲动。可当我看到卡座外已经显得空荡荡的网吧大厅的时候,我忽然又害怕如果我现在提出要离开是不是他还会做出其他伤害我身体的举动。的确,虽然我已经是个成年女人,可我天性还是属于懦弱胆小的,这次从来没有过的经历也许只是场梦吧!
  辉:她的肉体软绵绵地靠在我身上,头发的香味被她的体温蒸发出来,我忽然觉得这样个尤物也许真的是老天赐予的吧,如果把她给弄丢了可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红姐: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的绳子,我不由得全身一震。是啊,我认识他就是因为我已经不可自拔地喜爱上了被捆绑。如果要追述,那大概还是在我读小学刚毕业的时候。发育得很早的我已经初懂人事了,在一次小朋友的游戏中,我扮演一个被敌人俘虏的女游击队长,当我被小伙伴们五花大绑时候,我第一次感到了生理上巨大的冲击。从那以后,我就对电影电视里那些被捆绑,被塞上嘴巴的女人发生了莫大的兴趣,虽然我一直把这个冲动隐藏得很好,可我内心里想自己也被捆绑,也在失去自由后任凭男人摆布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当然,直到结婚,有了女儿,我都把这个当作是自己最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我那被捆绑的欲望也从来没真正满足过。离婚这么多年了,在没有男人的日子里,我原先这隐藏的欲望终于有了可以偷偷满足的可能,当女儿不在家的时候,我会偷偷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尤其是喜欢那绳索摩擦我女人最私密的地方的感觉。
  辉:在一个五金店里,我找到的这捆绳子,表面有点粗糙,但还算柔软。真便宜,才10块钱。我拿出绳子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里发着光。“来,把手背过去!”
  红姐:在这个地方被捆绑,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看看周围,卡座的坐椅靠背很高,网吧大厅里也没什么人了。我的心开始狂跳。
  辉:她迟疑了好一会,看得出,她在这个地方也有点怕。不过我是不担心的,我早把这个位置侦察好了,除非有人特地跑过来,否则是没人会发现卡座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姐:我终于把自己的双手反剪到了身后,转过身面对着墙壁。和自己捆绑自己的感觉真的两样啊!粗糙的绳索一下将我的手腕缠绕住了,我全身又开始发热发烫,唿吸也急促起来。
  辉:她的手腕圆鼓鼓的,我不是绑得很紧,但幸好绳索挺长,密密麻麻地绕了自己都忘记的圈数后,我也被她那种被捆绑后的美丽感觉给震慑了。
  双手反剪的女人,几缕低垂的长发雅致地飘荡在她那由苍白到红润的脸庞,显露着种女人失去自由后无助的美感。她看了我眼,又很快低下了头,但我已经从她的目光中感觉到她得到了满足。
  红姐:绳子捆得很密,但不是很紧,一点都没麻木的感觉,却没有希望挣脱。
  我低着头,已经能感到自己的乳头开始坚挺着顶着胸罩的感觉。但当他忽然站起身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你……你要去哪里?!”我惊慌了,要是让别人看到我被捆着,这还不闹出大乱子!他诡异地一笑,没有理我,径直往大厅走去,我想喊他却又不敢,只好拼命蜷缩起身体,惟恐别人看到我。
  网吧里已经没有了我刚进来时候的嘈杂,我偷眼望去,周围的人应该都没注意到这里。好不容易定了下心,我开始极力地挣扎起来,可是很快我就知道,想要凭我自己的力量挣脱捆绑几乎是不可能的。眼泪一下又一次涌出了我的眼眶。
  辉:我从柜台那边一下买了六瓶矿泉水。说真的,这个女人还真不赖,虽然年龄是大了点,可对我来说,已经是做梦都想不到的猎物了。不趁着今天晚上彻底把她给制服,以后到哪里还去找这样好的货色啊?!
  红姐:他终于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大堆矿泉水。我怔怔地看着他,不过好歹舒了口气。
  辉:我又一次搂住了这个女人,她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显得温顺而驯服。开了瓶矿泉水后,我一边抚摩着她那丰满硕大的奶子,一边在她耳朵旁吹着气,轻声说:“喝一口!”
  红姐:我被他弄得全身酥软,尤其是耳根和脖子,在他男性的唿吸下,更是痒得让我难以忍受。他把矿泉水瓶口对着我的嘴巴的时候,我已经没办法再抗拒他了,只好张开口,抿上了一口。清凉的水好歹让我觉得能舒缓下此时尴尬难堪的局面。
  辉:她的驯顺更让我有了征服她的勇气,我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勐然地将矿泉水瓶子往她嘴巴里塞去,顿时,在她的咳嗽声中,嘴角涌出一注水流,顺着她那修长的脖颈一直流淌到她胸口。她一下妄图退缩,可已经由不得她了,我又捏住她的鼻子,看着瓶子里的水不停地往下倾倒下去。
  红姐:我被呛得几乎唿吸都困难了,更让我感到害怕的是从口中溢出的水全流到我的胸口。我今天穿的这件连衣裙本来就很单薄,胸前湿上一大块后,那还不等于上身都光着,这可是在网吧呀!
  辉:倒第二瓶矿泉水的时候,她拼命地吞咽着,脸已经涨得通红了。不过我拿瓶子的角度使水流淌的速度更快,加上时不时捏下她那挺拔小巧的鼻子,她的胸口已经可以清晰可见粉红乳罩的轮廓了。
  一瓶矿泉水足足有600ML,等到我拿起第五瓶塞进她嘴巴里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她那原本还算是平坦的小腹已经开始隆起了。她的眼光里此时充满了无奈的哀恳。但是,她越是这样可怜的样子,却越发把我自己都从来没发觉的疯狂激发了出来,我狠狠地将矿泉水瓶子用力摁进了她的嘴巴里,水终于泊泊地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了下来。
  红姐:说真的,这时候的我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一个都40开外的中年女人,却象只菜贩子手里的鸡鸭那样被捏着脖子往肚子里灌水,让我几乎都要被这莫大的屈辱压垮了。更要命的是,我已经感觉到自己胸口一片沁凉,天哪,衣服全湿了啊,这样即使是我现在站起身来,哪里还能走得出去呀!
  等到最后瓶水的时候,我终于有机会转了个头,好不容易哀求他道:“求你了,慢点吧!我会喝的,求你别灌了啊!”他微笑了下,果然把动作放缓了下来,但冷酷的眼神还是让我只有拼命把那瓶水大口地喝了下去。
  辉:她的肚子已经按我的计划鼓鼓地隆起了,我恶作剧地按了下,她立刻弯下了腰,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拼命咬着下嘴唇,露出痛苦难耐的神色。她这时候的样子真是美极了,几缕长发散乱在红润渐渐消退越发显得苍白的脸上,原来给人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早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任凭摆布的无奈和羞惭了。我的得意都让我几乎都要忘乎所以了,可忽然,一声冷峻的声音一下把我吓得魂都找不到了。
  “把我放开!我不玩了,放我走!”声音虽然很轻,却让人本能地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勐然间,我发现刚才那只任凭我宰割的羔羊忽然不见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个成熟端庄的女人,目光中透露出的股怒火和冷冷的脸庞这下让我感到害怕了。
  红姐:谁都能想到,肚子里被灌进了这么多水后会有什么后果。我渐渐对这个游戏感到害怕起来。曾经做过一个国营大厂党委书记的我,社会阅历当然比这个毛头小伙子丰富不知道多少了。虽然我的双手仍然被反绑在背后,身上也湿漉漉的一片狼狈,可当我挺直腰,心中充满了怒火的时候,面前这个还只能做我儿子的年轻人一下在我面前显得猥琐起来。
  “听见没有,把我放开,要不我喊人的话,够你受的!快!”靠我自己的力量当然无法挣脱捆绑,可我相信他在我真的发怒的时候,他也只有乖乖放开我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辉:我只觉得嘴巴发干,她看我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和愤怒,一下把我刚才的兴趣也给打消了。神不守舍的我在她的目光催促下,只好开始手忙脚乱地解她手腕上的绳索了。
  红姐: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感觉到他的手指在纠缠着我手腕上的绳索。没想到,真实地尝试这个游戏竟然是这样个后果,看看面前电脑屏幕上,都已经过了午夜了,这时候的我既感到疲惫又感到失望,对这个男青年的粗暴和狠毒,留下的只有是怨恨了。
  辉:“快点!”她的语调充满了不耐和厌烦,越是这样,我竟然怎么也解不开她手腕上的绳子了。她扭头看了我眼,目光中竟然充满了鄙夷。这下把我也给深深刺痛了。
  红姐:我扭转了下自己的手腕,可这才发现,手腕上的绳索竟然没有象我想象中那样松开,我还是失去自由的!忽然,头皮一紧,还没等我喊出声来,一只满是烟臭的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我本能地反抗着,可根本就没有用,我整个人一下被他抱住,脸朝上,被他按在他的膝盖上。拼命地踢着双腿,扭动着身体,可还是无济于事,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个女人,我生理上的力量还是无法抗拒一个异性的暴力的。唯一的武器——语言现在也丧失了作用,嘴巴被捂得紧紧的,根本就出不了声,鼻子里“呜呜”的哼叫声恐怕更能刺激他的兽性。这下我真的害怕了!
  辉: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时候忽然联想到电视里经常看的《动物世界》栏目了,凶悍的食肉动物摁住比它体形大得多的食草动物,终于,那头可怜的猎物一点点丧失了抵抗能力,沦为了顿美餐。这个女人裙子下两条长长白皙的大腿剧烈地踢腾的时候,真的象头被豺狼虎豹摁住的母马一样。我用力抓着她的头发,看得出她的脸已经因为痛苦而扭曲了,可在她的眼光里,还是充满了愤怒和不屈。
  毕竟是在这样个现代社会呀,从刚才她的样子来看,她比我社会经验丰富得多,除了用暴力,其他的看来真难以制服这个女人。她的嘴巴拼命想在我的手掌中挣脱,好几次牙齿都要咬住我的皮肉了。
  幸好,生长在农村的我有的是力气,当我用我的脚也按住她的双腿后,她整个人都被我压在了身下,时间这时候过得可真慢啊,但终于,一点点的,我感觉到体下那柔软的身体已经不象刚才那样激烈扭动了。
  红姐:我几乎都透不过气来了,鼻子里闻到的是股男人浓重的汗酸气味,手是被捆在背后动弹不得,双腿也被他用硬邦邦的腿缠住,没办法动了,更要命的是,我体内有了股我难以忍受的感觉——那该死的6瓶矿泉水开始让我憋得双脸通红了。
  辉:她整个人现在已经被横着按在我大腿上,我松开了她的头发,几茎柔长的黑发从我手指滑落了下来,我略微松了下缠住她双腿的双脚,一把将她人拖拽着,一手依然按住她的嘴巴,另只手则毫不客气地伸进她的裙子里。女人又开始拼命地挣扎着,可我没多长时间就从她裙子里摸到了她的内裤了。她眼睛里的怒火更加炽烈了,双腿拼命地扭在一起,哈哈,就这样也是徒劳的。我一把狠命地拽住系在圆润髋骨上的窄窄布条,才没怎么用力,一团依稀有点潮湿的布团就到了我的手里。
  红姐:我的脑海里已经在显现在我报警后怎么样控诉他的兽行了。在这样个社会里,他这样做的代价是够他瞧的!除了网络上那个虚拟的我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和他是怎么样的交往。当然,现在最主要的是摆脱他的控制,虽然我已经觉得全身乏力,但还是没放弃抵抗。
  毕竟我已经四十多了,在他扒下我的底裤的时候,我虽然也感到极大的羞辱,可我更多想到的还是在脱险后保护住自己。毕竟现在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呀!略微大点的响动肯定能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辉:把内裤塞进她嘴巴里并不费什么事,她还企图用舌头来抵抗,不过完全是徒劳的,内裤挺小巧的,塞进她嘴巴后,我捏住她那两片红润丰厚的嘴唇,她呜呜地哼叫着,扭着头,但也只能是这样徒劳地挣扎。我慢慢地俯下身,看着她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此时她的眼球里已经充满了血丝了,原先并不怎么明显的眼袋也开始红肿起来,眼角的鱼尾纹比一开始的时候显得深了些。不过,她身上那股甜甜的香气和鼻子里呜咽的哼叫还是让我又找回了刚才对她肉体的兴趣。接下来就是怎么让这个女人老实了。
  红姐:现在我才深深地感到一个人被剥夺了自己意志后的屈辱,双手被反绑着,已经让我失去了基本的抵抗能力,面对一个陌生男人的暴力,我这才发现一个女人生理上的柔弱是那么的让她无助。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疯狂的火焰,灼烧着我最后的希望,可我连哀求告饶也做不到了,身体的力量一点点的在失去,留下的只有恐惧和悲哀。
  辉:该死的贱货,你的膀胱看来还是挺有忍耐力的啊!我有点不耐烦了,用力摁了下她的小肚子,果然,她立刻露出了痛苦不堪的神情。我知道,距离胜利还有一步之遥了。一只手依然紧紧捂着她的嘴巴,另只手则毫不客气地伸进她裙子里,里面那温热湿润的隐私处已经任凭我驰骋了。“怎么样?服了吗?”我狞笑着,将伸进她下体的手揉搓着她的小腹。这个女人几乎是费了全身的力气才对我点点头。我这才一点点松开她的嘴巴。当她刚试图将嘴巴里的裤衩顶出来的时候,我立刻说:“你要是再不老实,我就想闻闻你尿裤子的味道啦!”女人果然眼角立即涌出了泪水,哀怨的目光说实话,还真的让我有点心软了。
  红姐:我只觉得自己的膀胱都快要爆裂了。刚才的愤怒现在已经让位给了屈服,当他的手一点点松开我的嘴巴的时候,我含着自己的内裤,含煳不清地哀求道:“求求你了,快让我去厕所!你要怎么对我都行,我都由你,求你快让我去厕所吧!”
  “是吗?那可有条件的啊!”
  “呜伍……行,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好,第一,你不许把嘴巴里裤衩吐出来,第二,你把自己奶罩给脱了,第三,过去的时候你都得听我的,看到吗?我跑到那大门口只有几步路,接下来你可丑大啦!”
  他简直就是个魔鬼,可我现在哪里还有违抗他的能力啊!我只好拼命点着头,他奸笑着,故意磨蹭地开始给我松绑了。
  辉:这次倒没手忙脚乱,女人的双手终于解开了,她满脸已经通红,泪流满面,怯生生地想站起来的时候,又被我一把拽住。“急什么,把奶罩脱了!”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可还是老老实实地将自己手反背到后面,很快,一副绣着精美蕾丝花边的胸罩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将她的胸罩塞进她随身带来的那个手提袋里,然后将那个手提袋攥在自己手里,另只手则牵住她的手,她驯顺地跟着我站起了身。
  从我们坐的地方到厕所要穿过整个网吧大堂,女人胸口还是湿漉漉的,没有胸罩衬托的两个大奶子不由得在半透明的连衣裙前襟晃荡着。她拼命闭着嘴,生怕嘴巴里的内裤让人看到,那付样子真是又可怜又好笑。
  我牵着她的手,一步步穿过大堂,妈的,竟然没人注意到她这副样子,毕竟已经是半夜了啊,我不由得有点失望,但很快,我又有了个新的念头。
  红姐:这段路几乎如同地狱之路,他牵着我的手,就象情侣那样,可我想象得出,在旁人眼光里,我们俩的差异是多么的大,不过此时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终于,我看到了厕所的门,啊,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啊!我不顾一切地勐地去推那女厕所的门,啊,竟然被锁上了。我这时候急得又直想哭了。
  忽然,旁边男厕所的门开了,出来的竟然是个留着时髦蓬乱发型的小女孩,她满脸绯红而兴奋,当我看到从她身后又跟出两个少年的时候,我几乎都目瞪口呆了。
  辉:这个网吧这样事情已经是司空见惯了。那些逃夜的小女孩在里面做的事情,我都看到过好几次,估计有些是收钱的。网吧的厕所到这个时候,当然也是男女不分的。从男厕所里出来的那两个年轻人贪婪地看了眼我拽着的这个老女人,妈的,吃了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啊!不过我的这个猎物的确不赖,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红姐:那个魔鬼一把将我拖进了男厕所。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到这个地方,迎面那股恶臭都让我喘不过气来了。但另种更加强烈的欲望让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几乎是连跌带撞地想要去拉开那大便池外的那个门,可忽然头皮又是一紧,整个人又被那个魔鬼拽住了。
  辉:我反手锁门的时候,差点抓不住这个女人,好在我眼疾手快。
  “你别着急,要不我可还是要你尿在里面!来,把手背过来!”
  女人看我的眼光几乎要把我吃了下去,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将手背到了身后,我麻利地将她的手又给捆了起来。然后我才撩起了她的裙子,拖着她来到了我们小便池前,弯腰举起了她一条腿。
  红姐:我看过几部类似的SM电影,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这样一天,当着一个陌生人,在男厕所里这样当着一个陌生男人这样的排尿。要不是他拽着我的头发,巨大的羞辱感几乎让我连站都站不住了。我的裙子高高被撩起,他又把我高举的那条腿捆在了小便池上的水管上,天哪,这样让我怎么尿啊?!可膀胱里的压力已经再也控制不住了,还没等我站稳,一股热流就顺着我站着的那条大腿流淌了下来。我慌忙极力地挺着自己的小腹,滴滴答答溅落在小便池里的水声在我听起来几乎就象雷鸣一样了。
  辉:趁着她尿尿的时候,我又将捆住她双手的绳子也系在了那根水管上。这样,她整个人就只能靠那条被尿湿的长腿来支撑了。等她尿完了,我也把她捆结实了。这下该我来满足一下啦!
  红姐:穿着高跟鞋的脚先前支持不住,不过等到手也被绑在了水管上后,好歹也有了另个支撑。我怯生生地看着他,感觉自己就象只绵羊看着屠宰自己的屠夫那样,对他我现在真的怕了!
  辉:我一边解自己的裤子一边嘲弄着这个狼狈不堪的女人,“大姐,怎么样,就这样把你绑在这里好吗?等会让你好好欣赏下别的男人是怎么撒尿的。”
  “呜呜……”她拼命地摇着脑袋,脑后的发髻现在已经散乱得不象样子了。
  我这才将她嘴巴里的内裤取了出来,接着又抓住她的头发,她的头被我用力一摁,就贴到了我那擎天一柱上了。
  红姐:离婚前,我过的性生活也是非常正常的。虽然看过那些电影里口交的镜头,可自己从没想过尝试。眼前这微微泛着青光的龟头,翻起的包皮上那令人恶心的污垢几乎让我都要呕吐了,可现在这个时候,我除了顺从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辉:女人那热乎乎的嘴和舌头带来有如过电一样的感觉,真的象电影里的镜头那样,那个女人头发被我拽着,脑袋随着我的节奏前后起伏着。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感觉,我感到自己就象进入了天堂那样了。
  红姐:强忍着恶心,我吞咽着这硕大的肉棍,一开始,他就立刻将我脑袋狠命地往他裤裆里按,我感到那棍子几乎要捅进我喉咙里了,胃里一阵阵翻滚,可我不敢呕吐,只好极力地将自己舌尖在他那里舔舐。可我毕竟是第一次和男人做这样的事,牙齿一不小心碰到他的龟头的时候,立刻就被他狠揍了一下。
  渐渐的,我慢慢有点熟练了,同时忽然我全身又开始发热了,在男厕所里,被绑在小便池上,刚当着个男人排尿,丝袜被自己的小便浸透,又被强迫口交,难道这不就是我曾经幻想过的自己被虐待的情景吗?幻想真的变成了现实,而我刚才还在抵触。我内心里那压抑以久的欲望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很快的,用不着他再来强迫,我已经主动甚至热情地来满足这个比我都小二十岁的年轻男人!
  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现在这个时刻,现在这个地方,因为就在此刻,我被这个年轻人和我内心里那变态的欲望带进了永劫不复的沉沦深渊!
  辉:她忽然变得极度的热情起来,我下体感受到的刺激顺着神经直冲大脑。
  原本充满尿骚臭味的厕所现在却被她热腾腾的体香和发香熏成了比天堂还美妙的地方。不过,这个快乐实在太短暂了,毕竟我还从来没和个女人真正的交合过啊,随着我嗷的一声,很丢脸的,我丢盔弃甲了。
  女人嘴角流淌着我喷出的乳白色液体,鲜艳的嘴唇一张一合着,我的手指在她嘴唇滑过的时候,她那舌尖竟然贪婪地吸吮着我的手指,当然还有无数我的子孙。
  满是血丝的眼睛仰面看着我,这时候我再也从那里找不出愤怒和不驯了,有的只有是温顺,臣服。
  发泄后周身感到无力,同时也涌起了股莫名的失落感。跟前的这个女人忽然在我眼里也变的不象刚才那样有吸引力了。乱糟糟的头发,红肿的眼袋,憔悴的面容一下都显得让我趣味索然。
  胡乱地替她松了绑之后,我开始对这个游戏感到有点厌倦了,正想把她的手袋还给她,同时考虑自己去哪里好好睡上一觉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又把她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嘴巴里。“妈的,还没完没了啦!”
  红姐: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低着头,拿着自己的手袋,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感觉自己仿佛被催眠了一样。唯一想到的就是自己再被这个男人用他那难以抗拒的暴力来再次征服我,再次把我捆绑起来。
  辉:又一次穿过网吧的大厅,这一次倒是倒是有不少人注意这个女人了。说实话,她的样子还真有点惨,头发蓬乱地披散着,刚才的发髻已经被我揪扯得不成样子,脸色苍白得几乎没点血色,没戴乳罩的胸脯鼓鼓的,还没干透的连衣裙里,那耸立的乳头清晰可见。有几个上网的少年看到她的模样,立即露出了副贪婪的神色来,而她则一直低着头,驯服地象头绵羊一样跟在我后面,我的成就感又开始一点点让我从刚才的疲乏中恢复了过来。
  卡座里,一片凌乱,到处是我扔的烟头,还有那六个矿泉水瓶子,女人先坐到了里面,那几根绳子还在她的手提包里,她很快就拿了出来,然后转过身,将自己的双手又反背了过去。我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坐了下来,操起绳子,很快就将她的双手死死地捆住,她轻微地但极其消魂地呻吟了起来。
  红姐:我和他年龄和社会地位的巨大差异,在男厕所被捆着第一次用嘴巴含着男人的阴茎,第一次品尝到一个男人精液的滋味,这些都是我做梦都没想到却又是在我心灵深处隐隐一直隐藏着的。我已经彻底忘记了自我,沉浸在自己心灵被释放后的奇幻感觉之中了。
  辉:那女人依偎着我,很安静的样子。我呢,疲惫的感觉比刚才是好多了,可毕竟已经快一个通宵了,两眼都觉得酸涩。索性将这女人用力紧紧搂在我怀里后,我闭上了眼睛开始养神。
  红姐:网吧的窗户外已经隐隐透露出点曙光。年过中年的我平常如果一个晚上不睡早已经疲惫不堪,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丝毫没有睡意。双手被捆在背后的感觉让我越来越感到兴奋,下体大概都已经泛滥成灾了吧。
  这年轻人搂着我,比起过去丈夫搂着我的感觉是那么的迥然两样。他身上那股年轻男人的气味此时已经丝毫不让我感到反感,相反更让我有了股女人特有的欲望。此时他微微睁开了闭着的眼睛,带着点血丝的眼睛看着我,透露出股倦怠而又有了欲望的感觉。从卫生间出来到现在,大概都已经过了一多小时了吧,现在的我已经彻底和刚进网吧的自己判若两人了。
  辉:时间是不早了,那女人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可我还是不得不要解开她的捆绑,因为我已经看到有打扫卫生的老太婆开始在前面走动了。那女人驯服地让我替她解开了束缚,我又将她的乳罩和内裤还给了她,然后站起身,用身体遮挡住这个卡座的入口,好让她穿上文胸。女人感激地对我看了眼,很快,对着视频头,她补了点妆,又梳理了下头发,此时的她又有了刚见到她的那股雍容而又高雅的姿态了。
  【完】